• 周四. 8月 5th, 2021

麻豆传媒映画合集网盘网手机版

头像

admin666

12月 20, 2020

  李野蛮环顾四周,四周寂静的可怕,只有他孤零零地站在转动的阵法内,身边再无他人。四周云雾厚重,入眼的距离也不过数十丈,浓重的湿气犹如下了雨的清晨,吸入鼻腔的感觉好似喉咙里卡着冰块一样。“也不知道子鸣师兄和万雪师姐他们怎么样了!”李野蛮担忧道。李野蛮话语刚落,他的神情就变得惊愕起来,冷不丁地多吸了几口浓重的湿气。李野蛮举止紧张道:“我的神识怎么离不开我的识海?”就在此时,在李野蛮,确切的说是这些被传送进来的修仙者的耳边,猝然响起幽冷的声音,好似隔着万水千山,也好似近在咫尺,只是李野蛮他们看不见而已。“你们进入九仙洞里,是你们的大幸也是你们的不幸!”这个幽冷的声音说话时,仿佛在笑。从这幽冷的声音里,李野蛮听不出任何的感情色彩。“九仙洞?”从天宫神域给众弟子的信息来看,李野蛮并未找到有关九仙洞的任何信息。李野蛮猜想着:“莫非是……”“这次进入九仙洞里特殊历练的共有三十人,你们将是第九千一十批进入九仙洞里特殊历练的修仙者。距离上次到如今,已然过去数百万年之久。在九仙洞里,你们的神识是不能使用的,不管你们彼此留做什么作为联系,在九仙洞里也是行不通的。在九仙洞里,死了就是死了,魂魄也好、元神也好,皆逃不出这里。想要转世投胎,那就更不可能了。不过,还是有办法能离开的。”幽冷的声音接着道:“只要进入九仙洞就没有选择的权利,不战也得战!本座在这里提醒你们,那些被困在这里的魂魄、婴魂、元神,对你们鲜嫩的身体可是很觊觎的。那些被困住的魂魄、婴魂、元神,可是看不见摸不着的,只有你们通过九仙洞第一层获得命斩,就可以此保护自己不被那些魂魄、婴魂以及元神侵害了。”“没想到命斩竟是这等厉害的宝物!”李野蛮暗暗道。但这个幽冷的声音忽然笑了起来,“在九仙洞里命斩可以保护你们,但等你们离开九仙洞后,这命斩面对那些神识稍微厉害的修仙者,也是瞬间碎裂。呵呵,无需把它当做厉害的宝物看待!本座说的话,你不可不信,但也无需全信。”幽冷的声音话锋一转又道:“你们无需全部通过九仙洞的每层,当你们通过九仙洞第一层,接下来会被随机传送到其他几层。每人通过三层的历练就可来到最顶层。”李野蛮虽对象棋不是太懂,但他知道,他已是这位本座的棋子,想要活着那就要拼命。“真心有种玩困难副本的感觉。”李野蛮默默道。“本座最后告诉你们,你们现在身处阵法的保护之内,三个时辰之后,保护你们的阵法将会消失。在阵法里待得时间越长,你们面对的危险也就越大。等你们抵达九仙洞的最顶层,就能目睹本座的面容。”幽冷的声音说完最后一个字后,就再也听不到他的声音了。而李野蛮深深地呼吸了几口气后,他便踏出了阵法。当李野蛮踏出阵法后,他的前脚好似踩到开关一样,他原本陌生的环境变得更加的陌生了。在李野蛮的面前竖立着五丈高的石碑,在石碑的正面上工整地写着文字。李野蛮语速不快地念出了石碑上的文字:“此石乃是引路石,站在三丈之内,就可进入九仙洞的第一层。进入九仙洞,特殊历练开启,只有抵达九仙洞的顶层,才能离开。此次之前,引路石会一直跟着你。”“进入九仙洞的第一层,不知能否遇到子鸣师兄和万雪师姐他们?“李野蛮索性道:“不管这些了,先进去再说。”当李野蛮身处三丈之内,他就被石碑吸了进入。好似重物跌入深水中一样,在石碑的表面荡漾起了层层涟漪。而此时,李野蛮的手中也多出一物,原本五丈高的引路石,现在却变的极小。在极小的引路石上,李野蛮看到了各个方位,以及离开九仙洞第一层最近的线路图。小心驶得万年船,来到九仙洞的第一层,李野蛮并未急着按照引路石最近的路线图前行,而是他想起那个幽冷的声音说起的话:“本座的话不可不信,也不可全信。”而这句话,无疑成为了李野蛮心里压着的那块大石头。李野蛮吃了几颗补充灵力的丹药,略微平缓他的情绪道:“就当这九仙洞是地狱副本,其他的先不要想了。”李野蛮的双手分别出现醉酒剑与淬火剑,力量符文与攻击符文快速地蔓延到他的胳膊肘,玄黄玉玺也化作光幕覆盖在他的身上。待一切妥当后,李野蛮才迈起了谨慎的步子。九仙洞乃是上古大能者创造历练遗址时,一同存在的。细的说,九仙洞与上古历练遗址是两个不同的存在,虽是不同的两个存在,但存在的目的是一样的。九仙洞不是洞府之类,乃是一座威严屹立的巨山,且九仙洞内外的禁制变幻莫测,到现在也无人可解。从巨山的外面是不能进入九仙洞的,唯一进来的办法就是被传送进来。九仙洞每层都以不同的属性部署,而李野蛮此刻就身处在雷属性区域,放眼望去,紫雷、白雷接连不断,且粗细不一。而在李野蛮身处的不远处,数道紫雷顿时滚滚而落,坚硬的石面瞬间就被劈开幽深的裂缝。而碎裂的碎石,也如速度极快的暗器,“嗖嗖嗖”地朝着四面八方胡乱射开。而那些朝李野蛮射来的碎石,皆被李野蛮的护身法宝挡下了。李野蛮心里很清楚,触目而极之地的紫雷和白雷那才是可怕的,威力也是极大的。稍有不慎,外焦里嫩还是好的,瞬间被劈成飞灰那也是有可能的。基于曾经的本能,李野蛮吞口唾液,伴随着震耳欲聋的电闪雷鸣和时时刻刻都要提防的危险,李野蛮的脚步从未曾停歇。李野蛮突然神情一定,除了滚滚的电闪雷鸣,他依稀听到了犹如婴儿的啼哭声。若是换做平常,这也就罢了,但在这里,李野蛮可不敢当做平常的事情看待。李野蛮仔细地分辨着犹如婴儿的啼哭声,而此刻的苍穹也变得更加的昏暗了,给人一种倾盆大雨就要将至的感觉。突然,在李野蛮目极的不远处,随着粗壮的紫雷落下,且灰色的巨石化为碎石后,李野蛮看清了那声音犹如婴儿的啼哭之物。它有着老虎的身形、雕的嘴、头顶如犀牛的独角,眼睛是翡翠的颜色,且泛着翡翠好看的光泽。看到那极具危险性和它的身体特征后,李野蛮的脑海里顿时浮现起食人的异兽,惊诧道:“蛊雕?不可能!蛊雕乃是水兽,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可看它的身体特征,是蛊雕无疑。”想到此处,李野蛮倒吸口哇凉哇凉的寒气,心涩道:“若真是蛊雕,那就有的苦头吃了。”血界蛮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