像富二代一样的app

薛天祥如是想着,冷喝一声,右手成拳,轰然就朝薛天麟打去。

一时间,澎湃的天地元力,快速地向着薛天祥的拳头聚集过来。

“竟然敢对我动手,是找死。”薛天麟见自己计划全盘落空,早已是恼羞成怒,红了眼,哪里顾得上看薛天祥一往无前的气势。

他只知道,原本在自己眼里一无是处的薛天祥,竟然敢冲自己伸爪子,那就是犯下了十恶不赦的罪恶,其罪当诛。

所以,他想也不想,抬手迎着薛天祥的拳头便撞了过去。

“轰”

两拳相撞,发出一声沉闷的声响。

薛天麟整个人就像被打出去的炮弹,凌空横飞出去十数米远,然后“扑通”一声重重地砸在地上。

这怎么可能?

薛松,薛断行,薛家一众长老。

武秀丽以及武秀丽所收留的外姓长老,还有最近怕武秀丽势单力孤,从武家赶过来,协助武秀丽的武家执事。

有一个算一个,都张大了嘴巴,睁大了眼睛,甚至连呼吸都忘记了。

文艺恬静女子赏白梅花开图片

而,珠珠和小耿两人转过头来,刚好看到了薛天祥将薛天麟击飞的一幕,虽然他们眼中透露着兴奋,但是,心里着实没有半点惊诧。

如果自己公子被薛天麟击飞了,他们才会感觉到不可思议呢。

而,做为当事人,薛天麟头脑到现在都还是一片空白,连疼痛都感觉不到了,好像是五感尽失一般。

他的脑海之中,只有四个字上下翻飞,前后左右跳舞。

怎么可能?

自己尽然被一个从小都不放在眼里的废物,一拳击飞了。

怎么会这样呢?一定是自己在做梦,是了,一定是自己这一段时间过于疲惫,太怕他人将自己超越了。

薛天麟安慰自己。

这时,薛天麟精神放松下来,剧烈的疼痛也终于可以攻破他的精刘防线。

“啊”

薛天麟忍不住叫出声来。

“天麟,天麟。我的儿,没事吧?”武秀丽被薛天麟的痛呼声惊醒,连忙腾挪到薛天麟身边,将他紧紧抱在怀里,一迭声的问道。

如果说在薛家,还有什么能让武秀丽挂心的,只有她的一双儿女,以及她的目标天和玉璧。

现在,薛天麟被薛天祥击伤,她生怕薛天麟会因此有什么闪失,自然内心紧张的不得了。

“娘,怎么了,我怎么在这里呢?还有,我怎么浑身疼痛?发生了什么事吗?”薛天麟慢慢睁开眼睛,看着武秀丽泪流满面的脸,不觉问道。

说着,薛天麟伸手去帮武秀丽擦拭眼泪,感受到武秀丽脸上的温度与肌肤的弹性,不由的想,这个梦做的好真实。

“天麟,傻孩子,没事吧。可不能有事啊,如果有事了,让娘如何活的下去呢?”武秀丽见状一愣,然后放声大哭起来。

“娘,您不要这样,怎么哭了呢?”薛天麟挣扎着离开武秀丽的怀抱,将武秀丽抱住,轻轻拍打她的后背。

周围还有人?薛天麟一惊,一眼看过去。

薛松,薛断行,薛家众长老,薛天祥……

等等,好像不对劲。

薛天麟一愣,头脑突然“轰”的一声,好似想起了什么?

原来这不是梦,自己真的被自己从来都瞧不上眼的人给一拳轰飞出去。

自己可是天才,怎么会被一个废物给打飞了呢?

薛天麟扶起武秀丽,将武秀丽安置在一边。

“薛天祥,没想到啊,士别四年,当刮目相看。也有咸鱼翻身的时候。如果刚才,我不是大意的话,怎么可能将击飞。现在,我正式挑战于,今天,我一定要杀死,否则,薛家之人还以为我要被踩在脚下呢。”薛天麟冷声说着,手上光华一闪,一柄下品上阶的仙剑闪烁着猎猎寒光。

“哼,如果不是们母子的话,我想我薛天祥早就已经将踩在脚下了。不过,现在还不算晚,在意气风发,春风得意的时候,将打败,我想,那一定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。”薛天祥看着薛天麟手中的仙剑,心中一阵发怵,不过,他并不害怕,薛天麟有仙剑又怎么样,那也要砍在自己身上才行。

只是,自己会给他机会吗?

答案是,肯定不会。

“哦,是吗,那我们便拭目以待吧。”薛天麟恨声说道,手上掐了个法诀,“万军辟易。”

只见薛天麟手中仙剑,猛然暴发出璀灿的光芒,像是冲锋陷阵的常胜将军,挟着无敌的气势,朝着薛天祥刺杀过去。

“对了,这把剑配合我教的那点小玩意,应该会更好看一些。”这时,莫小川的淡然的声音传到了现场每一个人的耳朵眼里。

下一刻,薛天祥手中一紧,一把散发着缥缈气息的仙剑便出现在他的手中。虽然薛天祥看不出这仙剑的品质,但是他知道,这仙剑,绝对比薛天麟手中的那把,要高出好几个层次。

仙剑在手,薛天祥心中更加坚定。

一掐剑诀,“风蛟翻浪”。

只见薛天祥手中仙剑,化作银光灿烂的巨蛟,张牙舞爪,气势滂沱,一个银蛟摆尾,便将薛天麟的仙剑远远击飞出去。

只是一击,薛天麟的仙剑,剑身中间,便出现一道裂痕,同时,光华也完全黯淡下去。

巨蛟攻势不变,大嘴一张,一颗由天地元力凝聚而成的能量球,疾射而出,弹指便到了薛天麟面前。

“砰。”

薛天麟像是被巨山给镇压了一般,一连撞翻了薛家几道围墙,又重重地撞击到了薛家后山的山壁上。

“啊。”薛天麟刚刚惨叫了一声,一口淤血喷口而出。他感觉自己全身的骨头都断完了。

“,,怎么可能?这不是真的。我不甘心。”薛天麟暴声喝道,然后,头一歪,便晕了过去。

“天麟,麟儿。”武秀丽悲呼一声,朝着薛天麟疾驰而去。

行至半途,又转过身来,恶狠狠地盯着薛天祥说道:“薛天祥,如果麟儿有任何闪失,就等着我们武家的无尽追杀吧。我一定会将碎尸万段,挫骨扬灰。”

admin666

Related posts